三级导航菜单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保密法制宣传教育专栏>>


  发表日期:2013年10月16日          

新形势下保密工作的时代背景


    
冷战时代结束后,世界格局向多极化的方向发展,但多极化的局面形成需要相当长的时间,其间会出现各政治力量之间的激烈斗争,世界各种力量正在进行新的分化、组合。美国仍是唯一的超级大国,德国、日本、俄罗斯、中国几大力量也相继突出,广大发展中国家整体实力增加。但也要看到,世界各种力量的发展仍然很不平衡,美国依仗经济、科技和军事实力,极力维护其超级大国的地位,加速推行其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美国谋求霸权主义的新动向就是实行新的“炮舰政策”,强化对外经济干预。美国打击南联盟的目的是为了充当世界霸主,建立以他为中心的国际秩序。欧洲一些国家与美国联手,对外动武,也是想从中谋取自己的政治和经济利益。

    美国和其他西方大国总是企图把他们那一套社会制度和价值观念强加给别人。美国到处拿人权压别人,自己却肆意践踏人权。他们打着维护人权、人道主义的旗帜,对南联盟进行狂轰滥炸,造成无数平民伤亡,使人们进一步认清了他们的伪善面目。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对南联盟动武,包涵很深的政治意图。他们已经公开宣称,要除掉南联盟这个“共产主义在欧洲的最后一个堡垒”,让南联盟“融入民主社会”。他们提出所谓“人权高于主权”,所谓“不是为土地而战,而是为价值观而战”等口号,目的是为搞霸权主义、用武力侵略别国,妄图重新制约广大发展中国家制造新的理论。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根本不希望看到社会主义中国发展壮大,他们的目的和野心很明确,就是千方百计地改变我国的社会主义性质,最终将我国纳入西方资本主义体系。我们与西方的这种斗争将是长期的、复杂的、有时还会是很尖锐的,不排除总有一天他们会把攻击的矛头集中对准我国,我们要有心理准备,千万不可丧失警惕。

    另外,由于美国国内政治中对中美关系和台湾海峡局势看法的不同,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考虑明显复杂化,并由此导致美国对华政策和美国在两岸关系事务中的政策主张出现变化。

    冷战后,美国的亚太战略,从追求平衡,调整为追求美国的绝对优势。台湾海峡紧张局势的背景原因,与美国亚太战略的这一调整密切相关。从历史来看,台湾问题的存在,本质上是一种大国关系的产物。冷战后,涉及台湾前途的亚太大国关系呈现出两种相互矛盾的发展趋势:一是国际关系的伙伴化;在亚太伙伴关系中,有俄美“成熟的伙伴关系”、俄日“相互信任伙伴关系”、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和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等。二是以美国军事存在核心的双边同盟关系的增强,其中最突出的例证,是美日同盟的约定;美日同盟的约定和“周边问题”的提出,表明美国开始把日台关系纳入美国建立绝对战略优势框架的考虑之下。其后事态的发展表明,美中、美俄伙伴关系在美国的亚太战略中是一种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的“虚”关系,而以美国超强军事力量为后盾,加强双边军事同盟的美日关系则是一种“实”关系。这种“虚”、“实”关系对中美关系的真正含义,是美国对一个强大的中国符合美国的利益这一政策判定产生了疑虑。因此,美国将中美“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解释为“致力于”而不是已经建立这样的战略伙伴关系,即美国显示出将中国视为潜在敌手的政策考虑。

    应该说,这种战略原则决定美国必然改变其对台政策。美国进攻性的对台政策调整,主要围绕对《 与台湾关系法》的解释和应用展开。美国增强对《与台湾关系法》解释尺度的第一个信号,是向台湾出售150F16战斗机。其后,美国又采取了一系列做法,片面提高美台政治、军事关系。由于售台武器在性能和数额上已经突破“817”公报,美国对台湾澳门新东方赌场和军备供应的承诺从“尽量低的解释”调整为事实上增强美台军事关系。这表明,美国有可能松动由三个公报构成的“一个中国”立场。《与台湾关系法》可以向炮舰外交转变。在此基础上,于是有了19911996年李登辉访美事件和中国武装力量在台湾海峡举行的导弹演习。美国根据《与台湾关系法》作出了强烈反应,派遣航母进行干涉。台湾海峡,剑拔弩张。台湾海峡紧张局势势头,在1996年以后美国国会通过的一系列反华法案中继续得到延伸,同时中美关系的发展,也呈现出在斗争中合作的新态势。

    如前所述,台湾海峡的紧张局势,根本起因是美国国内政治中对中美关系和台湾海峡局势看法的不同引起的。19951996年李登辉访美的政治意志在导弹试射中得到较量。中国坚决维护主权,抵制分裂势力的意志最终迫使美国意识到,冷战后,美国在亚太地区战略目标的选择和美国战略利益的维护,仍然受到中国意志带来的限制这一事实,认识到美国对台政策的选择退守到维持东亚安全格局现状的立场,并与中国在亚太安全中进行合作,才符合美国的利益。

    在此基础上,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公开承诺“三不”政策。“三不”政策虽然并不直接意味着美国对华政策在台湾问题上有重大变化,但作为一种政治象征,它反映了中美双方对台湾海峡军事冲突的考虑。在这种复杂的考虑下,美国的立场呈现回复到“一个中国”的政策,即在中美三个公报的框架下,对台湾问题的基本立场仍然坚持不谋求鼓励台湾形式上的独立,也不支持台湾单方面宣布独立。如果两岸双方达成统一协议,美将表示欢迎。

    另外,香港回归中国的进程已做到如人们理性所能期望的平稳过渡,这一现状直接影响台湾岛内民众的心态变化。长期以来,由于台湾当局的歪曲宣传,岛内民众不了解“一国两制”的真正意义,以为一旦统一,台湾比较富裕的生活将受到影响,从而惧怕统一。随着香港的回归,《基本法》的贯彻和具体落实,香港正以稳定、繁荣、发展的事实教育了台湾的民众,从而使得维持现状,朝向统一成为台湾社会绝大多数人的共识。同时,台湾岛内金融、制造业等看好香港的前途,并期望进一步进入大陆,因此许多台湾企业纷纷进军香港。台港间的经济关系十分密切,通过香港,还有相当一部分“侨资”进入岛内投资。另外,中国政府的决策层和涉台部门从香港的实际情况中正越来越认识到,台湾与大陆重新统一的方案必须在实际意义上比对香港和澳门采取的方案更具弹性,以便为两岸统一创造更好的氛围。但是,作为台湾第二大政党民进党的陈水扁当选上台后,在“台独”问题上能走多远?要听其言,观其行,拭目以待。

    但是,从美国近期在国际组织中加大支持台湾加入的力度,以及在两岸关系中所持态度的转变和《在东亚战略报告》中把《与台湾关系法》置于三个公报之前的政策倾向看,其基本设想是把台湾问题从中美关系框架下转变为置于国际机制之下,因此,强调不使用武力成为该框架设想的核心。这种情势一方面会不断鼓励台湾增加对大陆对台政策的压力;另一方面会使美国国会不断检讨美国对台政策,甚至可能诱使日本这样的盟国在维持美日同盟利益的考虑下,配合美国在台湾问题上作出较为主动的行动。这种情况一旦发生,问题就不是在于所谓“回避中国抗议”、“ 美国反应模式 ”的问题,而是在地区安全中,造成将台湾前途紧紧地控制在美日同盟框架内,并牢牢地拴在美国地区安全战车上的问题。所以说,中国政府决不会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同时中国政府也严正声明,不放弃使用武力,决不是针对台湾人民。

    然而,在相当长的时间内,美国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方面保持领先地位;俄罗斯政治局势动荡,经济衰退,危机严重,不可能与美国抗衡;西欧发达国家和美国有利益一致的一面,也有矛盾的一面,但目前他们还不足以与美国抗衡,还是跟着美国走;广大发展中国家在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维护平等独立和国家主权上是一致的,但难以形成合力。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一方面要继续加强和发展中国家的长期合作;另一方面,要善于处理好各大国之间的关系,尽可能地趋利避害。

    另外,我们要继续抓住机遇,加快发展,始终贯彻执行邓小平同志提出的“冷静观察,沉着应付,永不退缩,韬光养晦,决不当头,有所作为”的方针。美国是我们与西方打交道的主要对手,中央的方针是既合作又斗争,以斗争促进合作,尽可能地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我们既要坚持原则,敢于斗争;又要策略灵活,善于斗争;在斗争中还要坚持有理、有利、有节。我们要始终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继续坚定不移地保持社会稳定,继续坚定不移地贯彻实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财大才能气粗,落后就要挨打。我们反对实力政治,但我们自己必须有实力。否则,在这个世界上就维护不了我们的安全。

 


 
 
 
Copyright ©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澳门新东方游戏
澳门新东方注册地址:沈阳市东陵区东陵东路82号(东陵公园东侧)   邮编:110161 电话:(86)024-86840521(总机)传真:(86)024-86861134
辽ICP备14017586号